當然在這之中還是有幾個比較有話聊的同性朋友,
而且對我來說,我本來就沒刻意去分什麼男的朋友或女的朋友,
聊的來的就是好朋友,聊不來的就是一般朋友,如此而已。

但我發現,出了社會之後不能再用這麼簡單的二分法,
你要說我想太多也罷,個人好惡太明顯也沒關係,
但我真的就是看不慣某些人的某些作風。
人前一套人後一套或許很稀鬆平常,
但這樣的人卻作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;
抱歉,我沒辦法跟這種人交心。
更不要嘴巴上說對女朋友愛的多死去活來,
有時還會受傷甚深的樣子,
卻三不五時還是可以看到他跟哪個女生曖昧的不逸樂乎。

問題來了,這或許是他們自己的事,
畢竟大家都沒龍陽之癖,所以我也不會成為他們的對象;
只是你不能要求我一定要跟他們有什麼深入的話題或互動吧。
沒錯,我對人家有意見,人家可能也覺得我難搞;
想來跟我溝通,我虛心接受,但你在背後說三道四,
我相信我也沒必要付出多大的寬容。

That's fine,朋友本來就是物以類聚,
不要說什麼誰對誰錯,反正合則來不合則散。
我會改掉我的脾氣,但那不代表我會妥協,
如果說沒辦法跟"每個人"好好相處就叫做不合群,
那就不合群吧,我還是只會關心我想關心的人。

這大概是從我開始寫文章到現在,情緒寫的最重的一篇;
而且是隨著另一個故事的結束,
我才有辦法平靜自己的情緒把下篇給完成。
妳勸我要改的,我會聽。即使做不到,也會記在心裡。
終究說服了自己去接受了所謂理性的結果,
雖然我還有太多的承諾想要實現;
我知道最大的問題是出在我們之間甚至可以說是我自己,
而不是單一的事件造成,責無旁貸,是我不夠堅定跟努力,
(但我還是不會原諒那個在背後說話的閒雜人等)。 

我在這一個星期應該是個徹底的討厭鬼吧,
盡說些酸不溜丟的話,或是假裝接受卻還不死心的想挽回。
凡事不是得到就是學到,我體會到不只是順境的平靜,
逆境中的理性才是真正的成熟不可或缺的。
我知道你不需要我說道歉,
但我要謝謝妳讓我知道我缺少了什麼。

最後想說的是,
即使現在的我還不能笑著跟你打招呼,
但對妳的祝福永遠不會打烊;
因為~騎士跟公主的故事雖然結束了,但夢還在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赤木 的頭像
赤木

隨波逐流的木

赤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